全国咨询热线
0579-84250702

黄炳炎医师治疗王增涛中风

2017-03-19 00:00
文章附图
  二十多年来,黄炳炎医师以济世救人为己任,视救死扶伤为天职,在继承传统、努力光大家学的基础上,对医术精益求精,自觉拓宽视野,不断进取,广泛求学,遍访名医,又师从我国著名中医胡福春、余瀛鳌教授,博采众长,精研医术,曾为上海、北京、杭州、江西、云南、四川、贵州、湖南、湖北等全国各地的数万名患者治疗,积累下了丰富的临床经验。而口碑载道,邻近的诸暨、义乌、兰溪、建德、桐庐、东阳等县市的患者对黄炳炎医师更是心悦诚服,笃信不疑,求医者纷至沓来,不绝于道,在义乌经商的德国、俄罗斯、阿拉伯、韩国、日本等国的外籍商人也纷纷慕名前来求医。

  黄宅下店有个叫王增涛的人,患了中风后,如同失忆了一般,再也不认识人了,就是最亲近最要好的亲朋好友站在他面前,他也认不出是谁,什么都是颠三倒四的。你叫他,他对你嘻嘻地笑,你纵然把自己的名字报给他,他也和你东拉西扯,说些不着边际的话。对此,家里人一筹莫展,痛苦不堪。

  王增涛一病就是几年,家里人竭尽所能,东拼西凑筹措资金,看遍了当地和省内外大大小小的医院,却没有一家医院能治好他的病。

  开始治疗时,大大小小的医院无一例外地都说能治好王增涛的病,客客气气不乏热情地把他接收进去,让他住院,给他打针吃药,让他的家属大把大把地掏钱,然后捣鼓来捣鼓去,反反复复地一番折腾,见病情仍是毫无起色,眼看没希望治好了,最终回绝了事,让病人出院回家自生自灭。

  病人家属的钱象水一般地流走了,而医院治不好病钱却照收不误。

  在医院看来,治不好病并非他们无能,是因为病人的病情太严重了,太复杂了,或者是因为病入膏肓,无可救药了。一口回绝,视为不治,一推了之,让病人出院回家等死,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段,也是他们推卸责任的最好办法。

  钱花下去了,病治不好,医院并不担负任何责任,病人家属可能因此倾家荡产,却有理无处诉,有苦不能言,只能自认倒霉。

  黄炳炎中医诊所似乎是专门为接收不被医院收留的病人而存在的,黄炳炎总是不断地在接收这些被医院视为不治、判了死刑的病人,然后用他那始终不渝的救死扶伤精神,极端认真负责的态度和他那精湛的家传医术,把他们一一治愈救活。尽管病人治愈后有时也会说句“是黄医师救了我一命!”之类的良心话,尽管黄炳炎也由此遐尔闻名,信誉大增,获得了人们的欢迎和信赖,但毕竟病人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才送到黄炳炎这里来的。

  黄炳炎苦笑着说“医院治不好的病人,被一推了之,回家等死了,才让我来接收,他们早干嘛去了呢?”这话多少有点嘲弄的意味和怨气,也多少让人感觉有些凄凉,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王增涛也是这么一个病人。

大概是黄炳炎用中草药不断治愈中风瘫病人的消息,传到了王增涛家里人的耳朵里,抑或他们也是抱了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,到了山穷水复的时候才想到黄炳炎的。但他们还是找上门来了,问黄炳炎有没有可能治愈王增涛的病。

这又是一个新的课题,到底能不能治好,黄炳炎没有绝对的把握,他不能马上草率地答应,他要精心作一番研究后才能确定治与不治。

  “行,我可以试试,但这种症状的中风病人我从未治到过,到底应该怎么来治好他,我得花时间考虑一下。”黄炳炎诚恳地说。

  那些大医院对于这类身患疑难杂症的病人,首先可能是医生们坐下来会诊,七嘴八舌地讨论一通,然后决定怎么治疗。但黄炳炎的不同之处在于他必须认真地对病人作出检查诊断,再对病症进行深入思考和精心研究,最后确定对病人的治疗方法。他所要决定的不是怎么治,而是怎么治愈,让病人恢复健康。那些大医院在治不好病人的情况下可以一推了之,不必负任何责任,而黄炳炎却必须考虑名声和信誉等诸多负面影响,要治就得治好,不能有半点含糊。

  由此,尽管黄炳炎治疗这么一个病人的费用比那些大医院可能要低百倍、千倍乃至万倍,而担负的责任并不轻。

  最终,经过一番研究摸索之后,黄炳炎找到了治愈这类疾病的方法,有了充分的把握之后,决定给王增涛治疗了。王增涛吃了黄炳炎配的中草药一个月后,可以认人并叫出熟人的名字了。

  吃药两个月后,王增涛完全恢复正常,彻底被治愈了。